企业邮箱登录办公自动化登录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首页 > 黄大仙救世网文化 > 员工之声 >

清白家风书香相随

时间:2018-11-18 14:41来源:黄大仙救世网黄大仙综合资料大全 作者:新闻中心 点击:
  我的父亲生于1946年,在上世纪大好的青春时光经历了“文革”,亲身体验过出身在那个年代所造成的遗憾。十年浩劫结束后,命运总算眷顾父亲,得以步入大学,学有所成,成为了一名中学老师。
 
  父亲的教育理念,可谓独树一帜——生活即教育,先要有农夫的身体,学会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。
 
  记忆中,一想起家,总是先看到家门前的菜园。因为住在学校里,每位有家眷的教师宿舍(平房)门前都有一块空地,学校的老师们都学着种菜。父亲年轻时在农村种过庄稼,所以,我家的菜园可是学校里所有小菜园的“蔬菜示范基地”。
 
  年年种菜,天天担水。慢慢长大的我跟着父亲学会了翻地、栽秧、撒种、除草、施肥,体验着“粒粒皆辛苦”的不易,理解了“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”的真正内涵。
 
  每个季节都收获不少蔬菜,可以抢先吃上自制的佳肴。四季流转,情怀分明在餐桌上细细流淌:劳动的辛苦、收获的喜悦、品尝的醇香,更重要的是亲近土地、丰俭由己的那份自由自在是何等满足,何等踏实。
 
  “既耕亦已种,时还读我书。”耕读传家,是中国人血统里的本分。作为知识分子的父亲也不例外。
 
  父亲的另一个教育理念让他受益终生,并且正恩惠于我——阅读即正心养性,写作即提升生活。
 
  那是八十年代初期,家里每月的开销常常捉襟见肘。可是父亲总有办法积攒分分角角,然后带着我光顾书店,那可是县城唯一一家新华书店。每次迈上书店高高的水泥台阶,我都有一种高高在上、如在云端的感觉;走进书店,迎面扑鼻而来的书墨香使我条件反射般使劲嗅鼻子。父亲一手抱着我,一手捏着都快被揉碎了的块儿八角,看着柜台里面那满满的书,父亲和我的眼睛都不够用了。父亲常常与我“商量”:先给他买看中的书,再给我顺便买本薄薄的书。
 
  写到这里,我的眼睛里涌上一股热流,心中异常酸楚。对于一个求知欲望强烈的知识分子来说,能够出手大方地买想看的书,那该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吧。
 
  父亲买不起太多的书,就动笔自己写:读书心得、杂感随笔、诗词赏析。不管篇幅长短,还是简单晦涩,我都拿来当书看。看多了父亲遒劲的草书,刚硬的正楷,让我也产生了“写”的欲望。一路走来,我在磕磕绊绊、停停歇歇的读写中,到了中年。
 
  回首父亲的一生,无论何种境遇,他都保持着阅读写作的习惯;无论什么心情,他每天都要闻一闻书墨香。翻页,惜生,在绝望里常得见光明。
 
  如今,父亲已过世十年之久。江南草长莺飞,我在梦中墓前驻足。泪眼婆娑中,只见墓前两侧青松绿柏,守护着在天堂的父亲。
 
  博尔赫斯说:如果有天堂,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。此时,父亲一定是幸福的。

文/郑晓萍(恒科新材料)

(黄大仙救世网黄大仙综合资料大全版权所有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)